兰男分不清

幼稚且成熟

猫 · 错

   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也不一定为虚,更何况是是自己的潜意识自动补全系统所给出的答案呢。


  错,还是对,只有最后的最后才能够知道。


  昨天的天气很怪,早上起床时感觉有点冷冷的,外面也灰蒙蒙的。


  但在中午的时候天又变得亮了起来,太阳也出来了,听着朋友的抱怨,在心里默默感慨,幸好我早上的时候涂了防晒霜,要不然变得更黑了怎么办。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也在缓缓的变化,好像是为了接下来的事件给我们一个底,好让我们不那么惊讶……


  我因为在减肥,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先赚他个……错了,是每天至少要走一万步!”,我看了看外面黑乎乎的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不是很想出去凑步数,但是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六千多步以及今天一天吃了的零食,还是叹了口气拿起雨伞往楼下走去。


  “你干嘛?”室友疑惑的看着我,


  “今天还没有一万步……”我哭丧着脸回答,期待着她能够说出让我感动的话语,比如:我陪你吧一类的……


  “……你要去操场?”室友指了指外面的天“现在在下雨。”


  “不去操场,爬楼梯。”


  “有病……”


  你以为我想吗?我也不想啊!我一边诽谤着一边拿着伞朝楼梯那里走。


  等我一个走第二圈的时候,终于走出了一种“诗和远方”的感觉!(真的不容易╯﹏╰)


  然后在我发散思维、灵感爆棚、脑内新开的小说已经进行到最后的复仇时,我听到了一声很细微的猫叫,一开始我以为是我的幻想,寻找了一圈没找到之后就继续朝前走。


  等第三次走过来时我看到两个女生撑着伞站在一片草丛里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直到我快走到她们那边时,她们看到了我,然后其中一个女生拉了一下另一个女生,对着我指了指这里之后就拉着她的朋友走进了楼道里面,我出于好奇走过去看一下,然后就看到一只正在生产的母猫。


  形容不出我当时的心情,也有可能没有心情,我在那里撑着伞蹲着,先给舍友发了一句短信:把我那块还没拆的毛巾拿过来!不要拆!!!


  然后又默默百度着:猫生产时该注意什么?


  一边翻看着一边给我的另一个舍友发着消息:把我的那个放零食的大箱子拿过来,不要淋湿了!顺便叫婷婷帮我去那个街尾的那家零食店买一个猫罐头还有热的纯牛奶和矿泉水!还有顺便问问店家知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宠物医院!!!


  “怎么了?”拿着毛巾赶过来的室友一脸紧张的向我跑来,


  “嘘……”我朝他招了招手“那只橘猫在生产……”


  “……”室友走过来感受了一下站在猫的另一边,然后小声地冲我说“你都不感受一下这个风吹的方向吗?!”


  “我太紧张了……”


  “来了来了!”另一个舍友拿着纸张跑过来轻轻的放在猫咪的前面“我在这个箱子底下缠了好多层胶带,还在里面铺了几块布。”


  我们一边小心的用新毛巾把猫盖住“是新的吗?这是野猫。”


  “新的,我刚买回来想要当擦桌布的,”她一边点头一边纠结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猫“现在怎么办?我们怎么把猫放进去?”


  正在我们纠结时,猫又叫了一声,我和她们对视了一会儿决定轻轻把猫托起平稳的放进去,等我们终于把猫放进去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这个纸箱大一点还是有好处的,而猫则不知道是察觉我们没有恶意还是已经没有力气了,全程很乖。


  我们三个拍了拍身上的雨水,站在楼道里面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小包,过了几分钟,室友有点担心的问“怎么还没有动静啊?不会是难产了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婷婷抱着一袋东西从另一边跑过来“我都买好了!也给苏州的救助站打电话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就会到。”


  然后在我们把罐头挖出来放在猫旁边的时候,又来了四个人。


  其中两个是之前走掉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轻声的对我们说“我们把医学院养过小动物的学姐和学长带过来了!”


  “虽然不是兽医,但感觉差不多。”另一个跟着点头,


  “你们先到楼道那里,猫咪生产要有一个安静的……”学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学长担忧的声音“这只猫好像难产了……”


  “难产就难产,怎么没学过怎么助产啊?”学姐把我们推到一边,然后把伞扔给学长“撑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