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男分不清

幼稚且成熟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下

  在第二天早上李权哲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就自己一个人躺在那里,黄明昊不知道去哪里了,揉了揉眼睛摇摇晃晃站起来朝洞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叫“明昊,黄明昊?”等到了洞口就看到了坐在那里擦剑的毕雯珺,毕雯珺也看着还有点迷糊的李权哲,对他笑了一下“你醒了。”

  李权哲对毕雯珺点了点头“明昊呢?你看到他了吗?”

  “黄少爷去找吃的了”毕雯珺看着还在揉眼睛的李权哲,忍不住站起来拉住他揉眼睛的手,被拉住的李权哲疑惑的看着毕雯珺,因为刚醒,眼神还有一点迷茫,就像,就像一只初入世的妖精,毕雯珺默默的想“不要用手揉眼睛,不好。”

  黄明昊拿着几个野果,回来就看到毕雯珺拉着李权哲的手,心里莫名一阵不爽,在听到毕雯珺那句话之后,就更不爽了,明明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权哲!”

  李权哲一听到黄明昊的声音就甩下毕雯珺的手“明昊,”,走过去自然的拿过黄明昊手里的果子,在黄明昊衣服上擦了擦“你醒了之后干嘛不叫我啊?你一个人出去多危险啊!”李权哲一边啃着果子一边拿出一种哥哥风范对着黄明昊教育,

  “因为你还没醒,想让你多睡一会儿。”黄明昊看着李权哲啃的那么欢快,感觉自己也有点饿了,凑上前咬了一口李权哲啃了一半的果子“让我尝尝。”,

  “你尝你重新拿一个啊,吃我的干嘛。”李权哲有点生气的看着黄明昊

  “因为感觉你手里的比较好吃……”黄明昊看了一眼李权哲就把头低下“对不起……”

  “……你就知道撒娇!幸好我不嫌弃你的口水。”李权哲看着低头的黄明昊恨恨的咬了一口果子,然后又拿了一个在他身上擦了擦之后扔给了毕雯珺“你也吃一点吧,不酸的。”

  毕雯珺有点意外的接住之后,向李权哲说了声“谢谢”就默默的吃着果子,

  “为什么不是给我的?!”黄明昊看着李权哲大声质问着“我难道已经不是你可爱的昊昊了么?!”

  “叫什么叫!”李权哲打了一下鬼叫的黄明昊“你不是吃我的吗?!”,

  一听到这句话黄明昊立马就笑了“哥哥最好了!”说着又咬了一口李权哲手上的果子,

  毕雯珺看李权哲他们都吃的差不多了“可以走了吗?”,李权哲和黄明昊听到以后点了点头,在往外走的时候,毕雯珺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是怎么做到不骑马从山的那边走到了这边的?”

  “……”李权哲脸红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他们其实是滚到这里的“哎呀!你怎么话这么多啊?!好好走路!”

  “因为我们年轻不行啊!”黄明昊也红着脸的朝毕雯珺说,

  “可以可以可以。”毕雯珺看着俩红着脸的小孩无奈的笑了笑,果然还是孩子……

  等终于看到外围搭的帐篷时,李权哲和黄明昊忍不住朝那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父亲!”

  正准备召集人手打算到另一边去寻人的黄将军突然就听到了两声“父亲”,一转头就看到自家的两个儿子衣裳破烂的朝自己跑来,等李权哲黄明昊都跑到他面前的时候都没反应过来,

  “父亲!”李权哲一把把自己埋在黄将军怀里“我好想你啊!你都不知道我这一个晚上怎么过的!”

  “父亲父亲父亲!我也好想你啊!”黄明昊也不甘示弱的去抱黄将军,然后就被反应过来的黄将军朝脑袋上呼了一下,

  “哎呀!”黄明昊捂着自己的头叫了一声“父亲你干嘛打我?!”

  “你还有脸说!”黄将军慈爱的拍了拍李权哲的背,然后仔细检查了一下“幸好权哲没有事,要不然你老子我就扒了你的皮!”

  在黄家两父子吵吵闹闹的时候,李权哲发现毕雯珺不见了,于是拉了拉黄明昊的手,对着黄将军说“父亲,可以叫人帮忙找一下我和明昊的恩人吗?他……我有点担心。”

  黄将军敏锐的听出了李权哲的意思,马上就叫人去寻找,等李权哲把特征说了一下就拉着他和黄明昊两个人去到帐篷里“昨天由于你们两个不见了,四皇子担心有刺客所以就先护送皇上回宫了,我、大皇子和三皇子在这里继续找你们,你们,还有毕雯珺怎么了?”

  李权哲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最后和黄将军强调了一句“他知道我是五皇子。”,就这一句把黄将军吓得手一抖,黄明昊把手搭在黄将军肩上拍了拍“镇定点,父亲。”

  “没事的,父亲”李权哲也安慰着黄将军“他应该只知道我的身份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用担心。”

  黄老将军看着面前两个小孩默默叹了口气“算了,权哲你自己要多多注意,明昊你也要一直跟在哥哥旁边保护好哥哥。”

  而在李权哲他们见到黄将军时,毕雯珺在附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明显那个人也看到了他,毕雯珺跟着他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朱正廷!”

  “唉!”朱正廷转头对着毕雯珺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放下……”

  “放下?”毕雯珺看着面前那端的一副清冷仙人模样的朱正廷,忍不住挥剑而上“朱正廷你到底有没有心?”

  朱正廷躲着毕雯珺的攻击“你知道当时情况的,你以为我不想救吗?一枚解药我怎么救两个人?更何况当时我并不知她也中了毒……”

  听到这句话毕雯珺停下了手“如果你知道了呢?如果你知道了,你会救谁?你还是会选择李权哲,是不是?”

  “……”朱正廷看着现在突然就冷静下来的毕雯珺“雯珺……他是我弟弟,我亲弟弟,最小的弟弟,他当时才十三岁……”

  “然后呢?禇儿当时也才十七岁,”毕雯珺望着朱正廷“她跟了你三年,喜欢了你三年,他呢?你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有一年吗?难道那三年的情谊还比不上一个可能会抢你皇位的皇子吗?”

  “比不上!”范丞丞慢慢从后面走过来“先不说她中毒完全是因为她自己的贪念,她是哪里来的认知觉得她自己能够和权哲比的,不过是心大了,以为随随便便跟了我大哥三年就可以做太子妃了,呵!照顾和喜欢我哥的人多了去了,她算什么。再说要不是因为她,权哲也不会中毒!”

  “丞丞,可以了。”朱正廷皱眉的看着毕雯珺渐渐握起拳头的手,制止了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范丞丞,

  “三哥?”远处传来了李权哲的声音“三哥?”

  “在这里!”范丞丞朝着李权哲的方向叫了一声,

  等李权哲跑过来就看到自己的两个哥哥和毕雯珺在对峙“怎么了吗?”李权哲走到自己三哥身边“你们是认识吗?毕雯珺?”

  “很熟。”毕雯珺看了一眼李权哲淡淡的点了点头,

  “以前在外面认识的朋友。”朱正廷对李权哲说“你怎么过来了?刚刚回来不好好休息!”

  “想你了嘛!”李权哲又跑到朱正廷身边撒娇“你们刚刚怎么了?大哥你可不能欺负雯珺哥啊,要不是他,我和明昊现在估计还在那里乱转呢!”

  “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先走了。”毕雯珺打断正要说话的朱正廷,朝着李权哲一拱手就朝着来时的路走,

  “等等!你不是要……”

  “不需要了!”毕雯珺打断了李权哲的话,

  李权哲看着离去的毕雯珺皱了皱眉,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放心的对着朱正廷和范丞丞说“大哥还有三哥你们以后遇到他要小心一点,我感觉他有点不对……”

  “没事的。”朱正廷安慰性的摸了摸李权哲的头……

……………………………………………………………………………………

  转眼五年过去,本来还算太平的乐华国因为塞外的国家突然间的强盛也变得有点惶惶不安,,而这时已经二十一的黄明昊在这一天正式加入了军队,李权哲站在城门口看着穿着盔甲的黄明昊,才发觉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强忍住要往下流的眼泪,上前抱住黄明昊“我等你!”

  黄明昊笑了一下,把李权哲圈在自己怀里“你当然得等我。”

  “我去那里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准挑食但也不能一直吃,武功也要好好练,出去要带着人……还有,要等我!”

  “你也是……”李权哲伸手捏了捏黄明昊的后颈“我等你……”

  这时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只是带着自己的初心和坚持去等待一个不可能的梦……

  “还有呢还有呢!”一个躺在床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小男孩着急的催着停下来的人,

  “没有喽,很晚了,昊昊要乖乖睡觉了。”那个人笑了一下,揉了揉小男孩的头“每天都问我讲,你又听不懂,好了,睡觉了。”

  “谁说我听不懂!我听的懂!”小男孩生气的反驳“就是昊昊有五个很好的叔叔,然后小叔叔喜欢爹爹,但小叔叔犯错了,所以爹爹就不要他了,然后本来可以做昊昊父亲的现在就只能做昊昊的小叔叔!”

  “嘿!你这小孩!”李权哲被小孩儿发出的一大篇言论给逗笑了,伸手拍了一下小孩的头“谁跟你说的这些?”

  “嗯嗯嗯……父亲不让说……”

  “……黄明昊,该睡觉了!”本来站在门口的男人听到这句话,马上走过来拉着李权哲就往外走,李权哲看了他一眼,甩了甩手,发现甩不掉,一抬头就看到男人用着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扭头“哼!”了一声,由着他拉着走,

  “权哲……”那个男人忍不住问“如果……如果当时没有发生那一切你还会不会……会不会选我……”

  “不会。”李权哲没有一点犹豫的说道“如果当时你没有抓走他,那他也就不会变得颓废,然后中了别人的诡计,和一个女人发生关系,那他就不会在被你以乐华国的未来要挟他时妥协,然后再在我准备抢亲时那个女人闹到了将军府,说他始乱终弃,还怀了孩子,最后我也不会离开皇朝,选择在外面流浪,然后有你乘虚而入一直陪着我,我一直是不信你的,直到最后你毫不犹豫的为我被断了一条腿。”

  李权哲看着眼前已经要四十岁的男人,虽然有了白头发和皱纹,但还是能看到他年轻时的意气风发,李权哲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如果一开始我们就没有遇到过,那你还是浪迹你的天涯,我和明昊也会在之后被父亲他们找到,然后我可能会和明昊一直吵吵闹闹的,他从军我也从军,我们会在战争中变得成熟,最后我们会在一次次的吵架中发现自己的心意,我们会在遇到的困难中坚定自己的心意,直到最后一刻的同意……”李权哲慢慢把他握紧的拳头掰开,然后把自己的手放进去“毕雯珺……你知道的,这世上是没有如果的……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允许你跟在我身边吗?”

  “……因为你都知道,你知道我的目的,也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你让我跟着是不希望逛的太无聊。”毕雯珺让自己的手和李权哲十指相扣,

  李权哲低头笑了一下“一半一半啦,怕无聊是真的,但是恨你倒不至于,最多是怪你,当时我们都太年轻,都有错”然后摇了摇和毕雯珺十指相扣的手“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你怎么不想想另一个如果呢?只要我们遇见,我一定会被你吸引。”

  “我也一样……”






END
对不起😭因为写到最后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脑洞,所以强行改了之前的思路,然后有点烂尾……对不起!我认错!而关于这之中的一些没有解释的事情,我觉得我写出来没有大家自己想像的好,所以就不写了……😣再次道歉!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