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男分不清

幼稚且成熟

【珺哲】如果你变成回忆

【】都是假的!
【】伪HE
【】骂我可以,不能骂我喜欢的人
【】你说我就改!
……………………………………………………







  如果你变成回忆

  你觉得你还会剩下什么?

  爱人?爱情?伤心?记忆?还是残留的回忆?

  ………………………………………………

  我的一生中一共经历过五次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

  一次惊恐、一次开心、一次难受、一次生气、一次释然。

  ………………………………………………

  当我下班回到家就看到弟弟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跪在家门前的时候我是惊讶的,我的脑子里快速的划过这一阵子李权哲在我面前说过的所有话,我仿佛抓到了什么,我不死心的拉起李权哲想要把他往家里拉,

  “姐……”李权哲挣开了我的手,把那个高个的男人拉了起来,牵着他的手脸上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笑容“姐,他是毕雯珺……我爱人。”

  “……”我努力的想要在他们两个人脸上看出一些开玩笑的端倪“确定了……”

  “确定了!”我听见他这样回答我,还有他们紧紧握着的双手,

  “他的父母知道了吗?同意了吗?”我紧紧盯着那个男人,但却是在问李权哲“这条路很困难,也许你们现在觉得只要有爱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就可以战胜一切,但到……”我未说完的话语被那个男人打断,

  “知道了,没同意”虽然他的语气很淡然,但他的眼神却在告诉我“不会”

  “……你们先回你们自己的家吧”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朝他们摆了摆手,然后转身朝家里走去,也许,也许这里以后就只剩下三个人了……

  自从知道了那件事之后,家里就断绝了和弟弟的所有联系,我也劝说过,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平常很开明的爸爸和妈妈就是变得固执,

  在爸爸说出“不要再说了!再说你也走!都走!就让我们两个死在这里好了!”后,我就再也不敢再提弟弟的事了。

  到底是谁错了呢?

  ……………………………………………………

  在弟弟和那个男人与家里对抗的第三年,我在公司收到了一封喜帖,一封属于他们的喜帖……

  我坐在他们两个人面前看着两个人幸福的笑脸还是想要在确认一下“真的决定了?你们确定已经准备好了吗?社会的抵制、父母的反对、别人的指指点点等等等的一切你们确定你们可以忍受住吗?你们确定你们可以过着那种见不得……”

  “我们从来没有想要过那种生活。”弟弟打断了我的问话,

  “姐,相信我。”那个男人郑重的看着我“我会一直和权哲好好的。”

  来参加他们婚礼的都是他们的好友,虽然人不多,但是很热闹,我看的出他们是真的为弟弟和那个男人感到开心的,是真的希望他们一直幸福的,不知道是因为周围那些人的笑声太过于吵闹还是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笑容太过于明媚,我突然有点想要落泪的冲动。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觉得他们会真的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

  ……………………………………………………

  “喂?”

  “是兰姐吗?!”

  我莫名其妙的听着对面不熟悉的声音“……是,我是……”

  “权哲他们出车祸了……”

  接下来我好像都听到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急救室的门口……

  我不知道我等了多久,只是在医生出来之后听到一句“对不起,我们只抢救过来一个。”

  我用颤抖的手去把那块布往上掀起,心里不断的祈祷着,是那个男人,求求了,是那个男人,我愿意承担一切罪过!求求了……

  “求求你了……”我慢慢蹲下来“求求了……把我弟弟还给我……”

  接下来的事我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只知道在我要联系那个男人的时候,什么都找不到了……就好像……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不知道是因为我这几个月不断的骚扰还是因为什么,之前的那个打我电话的人终于给我回了消息……

  我现在坐在他的车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关于他的,当我们走到一座教堂前的时候,我模模糊糊看着前面好像在宣誓又好像在交换戒指的一对男女,我忍不住笑了一下,那个带我过来的男人好像被我吓了一下,对我解释说“……雯珺他,他……”

  “他失忆了?”我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抬起脚朝前面走去“真不愧是长了一张玛丽苏男主的脸,真是幸运啊,为什么呢……”我开始跑了起来,凭什么!

  我一巴掌打在了毕雯珺的脸上,看着他茫然失措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凭什么你这么幸运!”我拔下他手指上的戒指朝外面扔出去“毕雯珺!”

  不知道那个男人和他的父母说了什么,他们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不断说着对不起,不断祈求着,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非常冷静,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

  “你走吧”我冷静的看着另一边的女人“他不会和你结婚的。”

  “你……”

  “滚。”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想要挣扎的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他的父母哭着跪在了我的面前,嘴里说着对不起“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儿子吧!”

  我看着和我怒目相视的毕雯珺,只觉得可笑,一切都很可笑,弟弟可笑,他可笑,他们的感情也很可笑,我也可笑……

  “和我结婚。”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两个老人说“我要他和我结婚。”

  ……………………………………………………

  他在他父母或者说是我的威胁下,答应和我结婚,他不知道,所以他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在婚礼上抱着一张遗照,也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改名,更不理解为什么在办证的时候剪掉了头发,把自己打扮的像那张黑白照片上的少年,

  “他是谁?”毕雯珺感觉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他是我弟弟,”我笑着摸了摸照片上的人“他是你爱人……”

  “我……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会让你记起一切的。”

  我开始带他去所有弟弟去过的地方,跟他说着关于他的事,给他看他们的照片,给他看他们在字里行间透出的爱情……

  等这些都做完之后,我和他离了婚,我把所有关于那个在他记忆被埋葬的少年的东西都留给了他“我知道,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是对现在的你不公平的,但我总觉得,如果你这样什么都不记得,然后和另一个人幸福的生活下去,没准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那我弟弟怎么办,这样对我弟弟就公平了吗?所以我做了这些不好的事,希望你可以谅解。”

  到底是谁的错呢……

  …………………………………………………………

  “妈妈!妈妈!我跟你说!我今天见到一个好可爱好可爱的弟弟!”

  “哦?有多可爱啊?”我摸了摸权哲的头,

  “就很可爱啊!就算他比我大,但我还是想要叫他弟弟的可爱!”小女孩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但是他都不笑的,唉!明明那么可爱!”

  “那知道他叫什么了?”

  “啊!妈妈妈妈!”小女孩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开心的蹦了起来“我跟你说哦!弟弟和我叫一样的名字诶!”

  …………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虽然我觉得我的文笔没有写出那种感觉,但这都不是借口!我错了!

  这个是听着《如果我变成回忆》(橙翼那个版本)写的,就是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昨天遇到了一些事情,看到了一些话语,所以……其实一开始不是这个结局的😣

  我错了!对不起!

……………………………………………………

如果你变成回忆

你还会剩下什么

什么都不会剩下

时间真的是一个温柔又冷酷的伤药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