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男分不清

幼稚且成熟

【all哲】《独》------外来客

  “我这一生做过很多错事,也因为权利杀过很多无辜的人,但我不后悔,也自认没有亏待跟随我的人……” 黄明昊虚弱的躺在床上对站在他面前的贺兰漓说道,

  “那哥哥呢?”贺兰漓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已经老年的黄明昊“你可曾后悔过?”

  “……”黄明昊沉默了一会儿“不悔。”

  贺兰漓看着黄明昊突然说了一句“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答应了希侃哥哥,那哥哥和希侃哥哥就不会消失不见。”

  说完这句话贺兰漓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你……好自为之。”

  黄明昊躺在床上目光涣散的看着上面“当时……你是否也像我现在这样……”说完就自己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呢,你一定比我痛十倍,百倍……笑着笑着就忍不住咳了起来,

  “皇上!太医!快去叫太医!”

  “咳咳咳!不……不用叫了……”黄明昊制止了他们“我活的也够久了……阿哲……”

  ……………………………………………………

  “你叫什么名字?”黄明昊好奇的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某人,

  某人白了黄明昊一眼,咽下嘴里的食物说“我没有名字,你可以跟希侃一样叫我阿哲。”

  “你刚刚为何要那样看我?”

  “你打扰到我吃饭了!”阿哲生气的看着他“我已经五天没有吃饭了!五天!”

  黄明昊被他控诉的表情逗的笑了出来“你从哪里来的?做什么?”

  阿哲疑惑的看了一眼黄明昊“希侃没有跟你说吗?”

  “说什么?”黄明昊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心里却想到三天前李希侃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三哥!”李希侃刚冲亭子里的黄明昊大叫道,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黄明昊看了一眼李希侃,

  李希侃被看的身子一抖“我这不是着急么!”

  “到底有什么事?”黄明昊扔给李希侃一盘点心,

  “嘿嘿,我就知道三哥对我最好!”李希侃拿起一块点心一边吃一边说“我大半个月前在山上拜佛的时候……”

  “你会去拜佛?”黄明昊打断李希侃的话“吃完了再说话!”

  “哎呀!三哥你别打断我!”

  “你继续说。”黄明昊慢悠悠喝了一口茶,

  ………………………………

  “救命啊!”

  李希侃朝周围看了看,然后冲旁边招了招手,

  “少爷。”

  “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喊救命?”李希侃疑惑的问着旁边的人,

  “……”那人无语的看了一眼李希侃“少爷,这里是寺庙。”

  “寺庙怎么了!寺庙就不可以发生一些……啊!”李希侃刚准备好一堆说辞想要给自己的左右手洗洗脑就被天上突如其来的一个……人给压倒了,

  “……”那人先是呆了一会儿然后敢忙把那人推倒“少爷!你还好吗少爷!”

  “你说呢!”李希侃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还不快扶我起来!”

  “……”等李希侃被扶起来的时候感觉哪里不对,他摇了摇脑袋,又甩了甩胳膊和腿,

  “你没事。”刚刚被推倒的天外来客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看了看李希侃“皇族。”

  “皇族?什么皇族?”李希侃戒备的看着那个天外来客,旁边的人也都慢慢握上了刀,

  “别担心,我不是坏人。”天外来客朝李希侃笑了一下“你可以叫我阿哲,有什么事咱们吃了饭再说。”说着就突然拉住了李希侃两个人然后朝下山的路上走,

  “……你是谁?”李希侃看着面前吃饭的阿哲,

  “我没有名字,但你可以叫我阿哲。”

  “谁派你来的?”

  “师父。”阿哲喝了一口汤,满足的眯了眯眼睛,

  “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是一位仙人!”阿哲自豪的朝李希侃说“等我报了恩还了情我也就会变成仙人了!”

  “你,别是个傻子吧?”李希侃疑惑的看着他,

  “李希侃!”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算出来的,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是一只蛟,虽然龙之子,也有龙气护体,”说到这阿哲看了一眼李希侃“却永远变不成龙。”

  “……”李希侃默默握紧拳头“是吗?”

  “是啊!”阿哲朝李希侃点了点头“不过你不用担心,你有从龙之功,如若不变,富贵一生。”

  “算命的?”黄明昊打断了李希侃的回忆,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李希侃朝黄明昊激动的说“但他真的算的太准了!”

 ……………………………………

  “说我要还你一份恩情啊!”阿哲对着黄明昊说,然后又加了一句“我师父给我算的,没错!”

  “……”黄明昊看着他笑着说“我先给你取个名字吧。”
 
  “也可以,不过有没有都无所谓,不过只……”

  黄明昊打断他的话“权哲,李权哲,怎么样?”

  听到这个名字李权哲看了一眼黄明昊“可以。”

  …………………………………………

  “阿哲,”黄明昊定定的看着李权哲“我在问你一句,真的要留下他?”

  “……”李权哲抱着一个孩子被李希侃护在身后,沉默了一会“是。”

  “好!”黄明昊留下这一句就甩袖离去,

  “哥哥。”小孩紧紧抓着李权哲的衣服,

  “唉!”李希侃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孩的头对着李权哲说“你别生气,三哥他……他,唉……”

  “你叹什么气啊,”李权哲好笑的看着李希侃“他这个位置,他想这样做也没有错。”

  “算了,”李希侃看着小孩问李权哲“你想把他养在哪?”

  “希侃那里。”李权哲笑眯眯的看着李希侃“我最近算到你的命数有点怪异,这小孩命硬且福泽不浅,给你保命。”

  “……是因为我吗?”
  “不全是,也跟我有缘。”李权哲看着小孩说“名字我都帮你改好了。”

  “叫什么?”李希侃向他们两个走进,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家三口……

  “兰漓,贺兰漓。”

  ……………………………………………………

  原来在一开始我就已经做出了选择……“阿哲……”

  “来人啊!快来人啊!太医!快叫太医!”
………………………………………………

  对不起……

  我不能后悔,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

  用身做轴
  取血作画
  以魂为祭
  生生世世
 
  我用自己做了一副枷锁,不是为了锁住你,只是想要保护你,我在你在,我消你亦在!

………………………………………………

还了这份因果,又欠了那份情……

………………………………………………

  “阿哲,”黄明昊盯着李权哲“你会一直陪我吗?”

  “嗯?”李权哲疑惑的看了一眼黄明昊“在你事成之前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黄明昊握了握拳头“事成之后呢?”

  “事成之后我自会离去。”

  “你……你不是说欠我一份情吗?”黄明昊认真的看着他“你难道不应该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李权哲疑惑的看着莫名激动起来的黄明昊“可是这不是你自己的选择吗?”

  “什么?”

  李权哲看黄明昊愣住的样子就知道他忘记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三年前我不是问过你么,我问你,‘想要永远和我在一吗?’”

  “我回答的是想!”

  李权哲摇了摇头“你回答的是在事情成功之后我就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有什么分别?”

  “你先说了皇位,所以在我和皇位之间你选择了前者。”

…………………………………………

  “希侃……”李权哲抬手摸了摸李希侃的头“走吧……”

  李希侃不说话只是紧紧抱着李权哲,

  “乖,走吧……”李权哲慢慢的拍着他的背“我快要不行了。”

  “不会的!”李希侃抱紧李权哲“我一定会救你的!”

  说完李希侃轻轻的吻了一下李权哲“相信我,”然后扶着李权哲躺下,给他盖好被子“这一段时间我会派兰漓来照顾你。”

  “兰漓?”

  “嗯,你们已经五年没有见了。”

  “是啊,都五年了……他过的好吗?”

  “很好,就是一直很担心你,”说到这里李希侃笑了一下“还天天骂我,说我没有保护好你。”

  “是吗……”李权哲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我……”李希侃摸了摸李权哲苍白的脸……





………………………………………………………………
感觉写的不太好😂没有写出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可能是我设置的太大了吧。

评论(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