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男分不清

幼稚且成熟

【师弟x哲微量珺哲】告白

  十一月十一号十一点十分,李权哲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界面是微信,公司的一个师弟,

 

  【“仓鼠师兄~可以下来一下吗?我在你的宿舍楼下面。”】


  ……


  李权哲把带下来的外套披在师弟的身上,面上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但心里却什么感觉都没有,淡漠的有点不像话了……


  “权,权哲哥”师弟脸红红的,局促的看着李权哲,


〔 “毕,毕雯珺……雯珺哥……”李权哲红着脸,一边不安的绞着手指一边低头看着自己脚上这双毕雯珺给他买的鞋子,〕


  “嗯?”李权哲笑着看着眼前的师弟,抬手轻轻抚了抚他被风吹乱的头发,


  〔“嗯?”,李权哲害羞的不敢抬头看着毕雯珺,只听到毕雯珺这一声带着笑意的字,然后就感受到自己的头发被毕雯珺揉了几下,啊啊啊啊!怎么办?!感觉自己要烧起来了!〕


  “我……我……我我我,我喜欢你!”师弟突然抬起头一把抓住了李权哲的手“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李权哲,权哲,我喜欢你。”


  〔“雯,雯珺哥,我……”李权哲踮了踮脚尖,


   “什么?”


  听到这一句李权哲莫名的就感觉自己有了勇气,抬起头坚定的对毕雯珺说“毕雯珺,我喜欢你。”〕


  “……”李权哲被师弟这突然的动作惊的愣了一下,


  “李权哲,我喜欢你,”师弟凑近李权哲的脸,抓在一起的手也强行变成十指相扣“我很喜欢你,我想和你谈一场以结婚为前提,没有离婚这个选项的恋爱。”


  李权哲看着眼前的师弟,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呵,”毕雯珺笑了一声,摸了摸李权哲红红的脸“嗯,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喜欢我?”李权哲向后退了一步“怎么会喜欢我呢……”


   我这个人


〔李权哲!〕


  明明就很任性


  〔你怎么这么任性!〕


  明明就很无理取闹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无理取闹了?〕


  不成熟


  〔你可以成熟一点吗?!〕


  多疑


  〔你别想东想西的。〕


  ……


  “师兄!”师弟朝着发呆的李权哲唇上咬了一口“别发呆!回答我Yes或者好或者我答应。”


  “……No怎么不见了?”李权哲捂着被咬疼的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你属狗的么!咬的这么用力!”


  “打上标记!”师弟义正言辞的说“让别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李权哲停了一下问道“那你呢?”


  “我?我当然也是你的啊!”


  李权哲眨了眨眼,如果……如果当时他能这么跟我说就好了……


  “哎呀!”师弟轻轻为李权哲抹去泪水“我跟你说,就算你哭,你也只有答应我这一个选项。”


  李权哲没忍住笑了出来“你干嘛呀,能不能认真严肃一点啊。”


  “我对于你的事一直很认真严肃的!”师弟揉了揉他师兄的脸“又瘦了,你最近有好好吃饭么!”


  李权哲看着皱着眉关心自己有没有好好吃饭的师弟,你看,你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自私任性的人“我答应,”李权哲看着愣愣看着他的师弟笑了一下“如果五年后你还在追我的话。”


  师弟听到这句话皱了皱眉“啊,干嘛这么久啊。”


  “等不起?”李权哲挑了挑眉,


  “不是啦!”师弟握紧李权哲的手“我本来想你现在答应,明年就出国领个小本子,三年后再领养一个或者两个小孩的!”


  “如果,我一开始就遇到你就好了……”李权哲踮起脚亲了一下师弟的额头“不过,那个时候你应该也不会喜欢我。”


  ……


  十一月十一日十一点十一分告白


  十一月十一日分手


  兜兜转转这么些年还是逃不过这个轮回,幸好,这次的是你……


【珺哲】真相……是假

  “在那一天的那一刻,我终于等到了你的专属时间……当时的我觉得如果能够靠这个时间多了解一点你也是好的……当时我想,我一定要认真的看、仔细的看,想要一个小动作也不放过,你说的每句话都要拆开来仔细品读,幻想着能够从你那习惯的动作里、从心而论的语句中获得你和他的那些可爱的小事……”

  “我真的很开心,原来你会悠悠球……我脑补着你和他两人在青葱的二八年华里一些无聊的琐事……在大学的开始,可爱的小学弟一个人拉着行李有点兴奋有点孤单的站在大学的门口时,一位看起来有点帅气、有点温柔的学长走过来,温和的询问:‘这位学弟,请问学长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边说边拉过懵懂的小学弟刚刚承担起的责任……
  我想着,在热闹的人群里,因为身高优势你轻易就看到了小学弟一个人好奇的在这些社团活动里左看右看,你看到了小学弟被学姐们拉住时的害羞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你真的有一颗少女心吧,忍不住走上前拉住了要被学姐带走的小学弟,把他带到了自己的社团,在面对小学弟好奇的眼神时不知为何有点尴尬的你挠了挠头:‘那个……你,你想学悠悠球吗……’,然后你就看到小学弟那笑吟吟的脸,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
  我思考着,如果你们是竹马竹马会怎样?是不是温柔的哥哥在上大学的时候每天都会准时回家,给还在上高中弟弟补课,想着最后一定要让弟弟考上自己的这所学校……
  我好像想了很久又仿佛才几秒钟……为什么我要想的这么快呢……我看着镜头里你温柔的给一位可爱弟弟讲解悠悠球……不是他……”

  “我以为你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我以为你们并不是很熟……我以为你只喜欢他这一个可爱弟弟……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你咧着嘴巴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仔细的教他如何玩悠悠球……我以为那是他的专属位置……”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一切都只是属于我一人的故事……”

  “以为自己解出了事情真相,却没想到只是自己入了戏……”

  【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真相,到底是什么?

糕点系列

糕点系列
  序

  “你到这里已经三年了,但任务才完成百分之三十。”

  “不要着急呀,”一个男生穿上一件外套“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吗?”

  “……希望如此。”

  “呵!”

  …………………………………………

  “诶!我还以为我会是第一个呢。”

  李希侃抬头就看到站在宿舍门口的一个笑得很开朗的男生愣了一下,

  “你好!”那个男生拉着行李箱走进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叫李权哲!”

  “你好,”李希侃朝着李权哲点点头“我叫李希侃。”

  “哇!原来还是本家啊!”李权哲又笑了一下“好巧哦!”

  “……嗯。”

  …………………………………………

  “希侃希侃!”李权哲远远的就朝李希侃跑过来“呼!你干嘛走的这么快啊!”

  “……”李希侃无语的看了李权哲一眼“我是在跑步!”

  “那你跑慢一点啊,这个是长跑又不是短跑。”

  “……”李希侃表示不想说话并且给了李权哲一个眼神之后加快了速度,

  “……”好不容易追上来的李权哲看着又跑远的李希侃咬了咬牙,顿了一会还是认命的向李希侃跑去,

  李希侃看着后面泡起来的身影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勾了勾嘴角继续慢悠悠的跑着,就这样一直的跟在我身后,在我能看得到的地方……

  “黑化值增加百分之二十,现为百分之九十;爱慕值增加百分之三十,现为百分之九十五;忠犬值增加百分之五,现为百分之八十,还差百分之十、百分之五、百分之二十,请宿主继续努力。”

  李权哲听到这一连串的数据笑了一下“李希侃!你等等我啊!”

  ………………………………………………

  “我们……我们分手吧……”李权哲抖了抖嘴唇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李希侃捏紧口袋里的盒子面无表情的问,

  “……”李权哲握了握拳朝李希侃笑了一下“你知道的……我,我父亲和母亲都是……他们不同意……”

  “好。”李希侃还是面无表情的对李权哲点了点头“我们分手吧。”转身把一直握在手里的盒子朝垃圾桶里一扔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着李希侃毫不犹豫的回答李权哲愣了一下,直到看到那飞出的盒子才回过了神,一直站在那里直到看不见李希侃的身影的时候才颤抖着走到垃圾桶那里翻找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站在墙角的李希侃默默抽着烟看着远处抓着盒子一直哭的李权哲“去查查这七天里都有谁接触过权哲。”说完把已经要抽完的烟朝垃圾桶一丢“多派几个人过去。”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把你藏起来的……李权哲,我给过你机会了……

  “黑化值满;爱慕值满;忠犬值还差百分之十,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时间只剩七天。”

  低着头的李权哲勾了勾嘴角,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抹了一把眼泪,抓着盒子就慢慢朝家里走去……

  …………

  “权哲,权哲……”李希侃紧紧抱着倒在那里李权哲“权哲,权哲,权哲……”

  “希侃……”李权哲对着李希侃笑了一下,默默把自己带着戒指的手放在李希侃的手上……

  “忠犬值满,恭喜宿主完成任务。”

  ………………………………

  “现,系统0124能量值已存满,现在开始开启正式任务。”

  “什啊!”听到系统说的这句话的李权哲刚想问什么意思,就突然感到脑内一阵疼痛,然后就昏了过去,

  “开启成功,恋爱系统0124为您服务,请选择您要恋爱的对象:金牌经纪人朱正廷、可爱学弟黄明昊、霸道总裁范丞丞、高冷导师毕雯珺、温柔的邻家哥哥黄新淳、你想要全都有,若十秒内未选择,系统则默认为全攻略。”

  “现在开始倒计时,十,九,八,七……系统默认宿主全攻略,2018恋爱游戏现在开始,请宿主做好准备。”

  “游戏开始,祝您旅途愉快。”




………………………………………………………………………
  对,这就是一个快穿文😂,老早前的一个脑洞,ooc什么的我觉得是没有的,除了有每个人看到的不一样之外,我还喜欢带入,所以我描述的这些性格都是以他现在所表现出的性格在那样的条件下会发生的变化(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在穿越这么多世界,经历这么多年以及人和事情,不是变成我所写的这样完全冷情就是变成一个疯子……)

  写上面这些是怕有些小可爱会觉得ooc,所以我先解释😂这只是一个序章,正式游戏还没开始呢。

 

 

【珺哲】兔子爱喝桂花酒

  现在的李权哲有点懵,他看着周围的一片空旷的景色有点点害怕,当然不仅仅是因为空旷,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好像还是在高空中!正在他发呆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震动,然后听到一声“哎呦”以及“啊嘿!”

  “……”李权哲努力的低头然后就看到一个看起来非常壮硕的长头发的男人在砍树……等等!李权哲突然反应了过来,我该不会变成了这棵树了吧!

  “……”桂花树精坐在自己的树干上看着自己一枝树干在那里先是呆滞,然后又左扭右扭,现在干脆是甩了,有点懵,疑惑的挑起一缕自己的头发摇了摇,然后又盯着那枝在发疯的树干,然后对着自己的那缕头发说“你是不是有灵智了?有你就跟我说哦,我不介意的。”然后又摇了摇,看到自己的头发还是没有反应,疑惑的走到李权哲那里,伸手戳了戳李权哲,

  “……”李权哲突然看到一个漂亮过分的分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的小孩蹲在他的枝干,不是,现在应该是身体上的时候有点懵,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着桂花树精化成的小孩叫到“啊啊啊啊啊!你离我远点!我快要承受不住了啊!啊啊啊我要断了!我要……”

  “吵!”小孩随手扇了一枝花擦了擦刚刚拍打自己那枝成精的树干的手“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突然从我体内脱离自行开灵智?”

  “什么?”李权哲发现自从到这里之后自己一直在发懵,

  “我说,你……”小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走过来的玉兔打断,

  “仓仓。”

  李权哲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穿着古装的毕雯珺在对着自己宠溺的笑,脸突然爆红!哼!雯珺哥穿成这样也挺好看,不过还是我最好看!李权哲一边脸红一边瞎想,一点也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一只仓鼠被毕雯珺捧在手里,

  “唉!”毕雯珺无奈的看着还在发呆的李权哲,伸出一只手指搓了搓李权哲的小脑袋“回神了仓仓。”

  “嗯?”李权哲蹭了蹭那根手指然后抬头迷茫的看着毕雯珺,

  毕雯珺看着李权哲的样子有点疑惑的皱了皱眉,刚想问话就被小孩抱住了腿,小孩抬头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毕雯珺“雯珺哥哥雯珺哥哥!”

  “嗯?”毕雯珺把小仓鼠放在自己头顶然后蹲下捏了捏小孩儿的头“怎么了?”

  “仓仓哥哥!”小孩激动的用手指着李权哲“原来是从我身体里出来的么!”小孩捧着自己的脸兴奋的望着毕雯珺,

  “……不是,”毕雯珺哭笑不得的朝小仓鼠扔了一个术法,然后李权哲就发现自己也变成和毕雯珺一个类型的样子,这个时候李权哲终于发现了不对,

  “毕雯珺?”李权哲抓了抓自己过长的衣袖,

  毕雯珺拍了拍小孩的头让先前的那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带走,然后才笑着对李权哲点了点头,一边引着李权哲往不远处的亭子走一边温柔的问“你叫什么?”

  李权哲刚坐下就听见这句话,惊的立马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噗!”毕雯珺看着李权哲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惊一乍的性子倒是和仓仓一样。”

  李权哲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坐了下去,喝了一口茶压惊之后才说道“我,我说我是穿越的你信不信?”

  “信。”毕雯珺笑着点头“你是另一个空间的仓仓?”

  “嗯?我不知道”李权哲诚实的摇了摇头“我叫李权哲,是一个……一个唱歌跳舞的。”

  “哦?”毕雯珺挑了挑眉,

  远在现代缠着那个时代的雯珺哥买冰淇淋的李小仓莫名抖了一下,

  “怎么了?”

  李小仓看着短发的毕雯珺担心的样子,忍不住想要抱一下,但被毕雯珺挡开了,李权哲撇了撇嘴摸了摸下巴“你不是喜欢我吗?”

  毕雯珺皱着眉说“我不喜欢你。”

  “诶?!”李小仓这次是有点惊讶了“不可能!我的直觉从来没有出过错!”

  “我是不喜欢你,”毕雯珺认真的看着李小仓“我喜欢的是这个莫名其妙被你占据了身体,现在不知道在哪哭的笨蛋李权哲!”

  “……你该不会在生我的气吧?”李小仓有点无语的看着毕雯珺,心里嘀咕着“我的雯珺哥从来不会对我这样说话的……果然就算是和雯珺哥一脉相承也没有雯珺哥好!”

  毕雯珺抽了抽嘴角“那真是对不起了!”

  “诶?你能听到我心里说的话!”李小仓惊讶的看着毕雯珺,

  “你自己说出来了……”毕雯珺看着李小仓迷糊的样子觉得他还是有一点像自己家的权哲的,不过权哲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抱一个陌生人,也不会这么镇定“权哲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点我也不太清楚,”李小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书上只说当某个东西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自己换回来。”

  “……”李权哲懵逼的看着毕雯珺“那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不要着急,”毕雯珺朝李权哲笑了一下“等到了晚上,仓仓一定会回来的,那时候你就会回去了。”

  “啊?”李权哲看着这个长发的毕雯珺委屈的抿了抿嘴“可是今天雯珺哥说好要带我去吃那家新开的冰淇淋店的……”

  毕雯珺看着李权哲的委屈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要吃糕点吗?嫦娥姐姐亲手做的。”

  “嫦娥?!”李权哲惊讶的看着毕雯珺“这里……是广寒宫?”

  毕雯珺点了点头,太呆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要是仓仓早就什么都摸清了“你要吃吗?”

  “吃!”

  到了晚上,李权哲静坐在毕雯珺的房间,认真的看着毕雯珺“接下来要怎么办?”

  “接下来……”毕雯珺看着正襟危坐的李权哲笑了一下“失礼了。”说完就灵力冲上去一把把李权哲压在了地上,一边解着李权哲的衣服一边作势要朝李权哲吻过去“仓仓……”

  而在现代的李小仓则是突然间慌了个神,就看到自己的雯珺哥压在那个不是自己的自己身上!气的一把就把那层结界给撕裂了,把李权哲的灵魂扯出来朝另一边一甩就回归自己的身体,压在李小仓身体上的毕雯珺勾唇一笑,趁着李小仓刚刚回归本体还迷糊的时候直接吃干抹净……

  “权哲?”毕雯珺接住突然倒下的李权哲“权哲?小仓?”

  刚刚回过神来的李权哲就看到自己的雯珺哥叫着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名字,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的恋爱的小船还没出发居然就坏了……呜呜呜!

  “……”毕雯珺看着把自己心里话说出来的李权哲放松又无奈的摸了摸李权哲的脸“怎么还是这么呆?”

  “呜呜呜!”李权哲一把抱住毕雯珺“你都不知道!我刚刚差点被一个披着你的皮的兔子给,给……”

  “给什么?”毕雯珺潜意识觉得这个答案会让他不开心,

  “做了!”李权哲抬头恶狠狠看着毕雯珺“我都差点被那只兔子给做了,你居然对着我叫那只唔!”

  李权哲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有点懵……



……………………………………………………

还是很干……emmmmm和饮(图)料(片)一起还是可以忍受的😂

今天吃了红酒蔓越莓、咖啡坚果、芒果以及肉的月饼,最后得知,我果然还是偏爱肉月饼!(我吃了两个……)

  今天下午我拿着那个芒果的月饼给我妈妈吃的时候,是直接拿在手上给她的,然后我就看到我妈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跟我说,让我把月饼切好插上叉子端给她,

  我emmmmm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最后我妈跟我说“女孩子家家的,吃的多就算了还这么懒。”

  暴击x2






 

 

 

 

第十个脑洞【昨日青空-------尤长靖】

  “权哲!这里这里!”

  刚进店里的李权哲就听见那富有元气的声音,抬头就看到范丞丞朝他兴奋的跑过来,

  范丞丞一把抱住李权哲“好久不见啦!”,

  “好久不见。”李权哲也笑着抱住了范丞丞,

  “雯珺呢?”范丞丞疑惑的朝外面看了看“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李权哲收了收手指“他怎么样我怎么知道啊?”

  “啊?”范丞丞挠了挠头“你们俩不是……”

  “咳咳!”朱正廷打断范丞丞的话,然后又抱了抱李权哲“小胖子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你才胖呢!”李权哲把头埋在朱正廷的怀里,就像每次受了欺负那样,朱正廷拍着李权哲的头,然后给了范丞丞一个警告的眼神,范丞丞缩了缩脖子朝他吐了吐舌头,

  “干嘛呀?”黄新淳出来就看到他们三个人站在门口“怎么不进来?”

  范丞丞指了指抱在一起的朱正廷和李权哲然后朝黄新淳用口型说了毕雯珺三个字,黄新淳一愣,然后继续笑着把李权哲拉过来揉了揉头,然后就牵着李权哲一起走进去,李权哲一个一个抱过去,顺便被摸头捏脸拍肚子……

  吃到一半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毕雯珺笑着对着屋子里的人说道“抱歉抱歉,刚刚去接我家的小瑔儿放学。”笑着抬起了头就一眼看到了低着头在那里啃骨头的李权哲,毕雯珺愣住了直到感觉到自己的腰被戳了戳,

  毕雯珺连忙进屋然后拉着一个女人笑着介绍“这位是小瑔儿的妈妈。”

  范丞丞和黄明昊对视了一眼站起来朝那个女人笑了一下“嫂子好!”

  随着他们两个人的叫声,其他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也笑着站起来叫嫂子,就剩被朱正廷按住的李权哲和朱正廷两个人坐在那里,

  那个女人好奇的看了一眼朱正廷和李权哲,然后笑着朝其他人点了点头说了句“你们好。”

  等所有人都问过好之后,朱正廷先是揉了揉李权哲的后颈然后拉着他站起来,朱正廷和毕雯珺抱了一下“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毕雯珺看了一眼李权哲然后笑着对朱正廷说,

  “当然,”朱正廷拍了一下毕雯珺的背“也谢谢你。”说完朝毕雯珺笑了一下,

  “什么?”毕雯珺疑惑的看着朱正廷的笑容,

  而站在旁边的李权哲感受到那个女人好奇的眼光,朝她笑了一下,叫了一声“嫂子好。”

  “你好。”那个女人看着李权哲软糯糯的笑容忍了又忍,最后捏了捏李权哲的脸“好可爱!”

  朱正廷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的手,发现她还没有放下去的意思就自己把那个女人的手拉下去“捏太久了。”然后轻轻揉了揉李权哲被捏红的脸,

  黄明昊看到那个女人有点奇怪的眼光,心里也有点自家人胖白菜被人拱的乱七八糟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的气愤,皱着鼻子闻了闻对着朱正廷调侃“哎呦哎哟!好酸啊!”

  其他人听了也跟着调侃“哎呀!我还以为是谁点了酸菜呢!”

  “没眼看没眼看!”

  “单身狗没人权啊!”

  “都这么多年了,正廷哥还是这么喜欢吃醋~”

  “乐华第一大醋坛子!”

  “为什么这么久我们家小仓鼠还是这么嫩啊?!羡慕嫉妒恨啊!”

  “服务员!给我再加一份酸菜鱼!”

  黄新淳对那个女人解释“正廷哥和我们家权哲关系非常好。”

  “一对?”

  “嗯!”范丞丞狠狠点了点头然后看似是偷偷摸摸和那个女人说,实则声音谁都听得见“他们两个黏黏糊糊十多年,从高中开始正廷哥就一直在追小仓鼠了。”

  “其实说着是在追,”黄明昊也凑过来说“我看就是在故意秀恩爱!”

  “嗯!”丁泽仁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

  “不过中间权哲出了点事,”范丞丞接着说“不过所幸三年前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对啊!”黄明昊点头“你都不知道权哲出事那几年我们过的那叫个……”

  “水深火热!”所有人默契的一起开口说道,

  那个女人被周围人的表情还有那整齐划一的声音弄的愣了一下,然后没忍住笑了出来,对着毕雯珺说“你的朋友都太可爱了吧!”

  “……”毕雯珺看了一眼被朱正廷喂了一口肉满足的眯起了眼睛的李权哲,然后笑着对她点了点头“他们一直都这样的,当然主要是正廷……太厉害了。”

  “诶?”那个女人感兴趣的看着毕雯珺,亲密的拉着毕雯珺的手摇了摇“说一说说一说!”

  “哎呀!”范丞丞看不过去一把拉住那个女人“这种事情我来和嫂子说!”

  “对对对!”黄明昊坐到那个女人的另一边说“嫂子我跟你说,别看雯珺哥现在这么温柔的样子,实际上他……”

………………………………………………………………

  “要不要再来第二波!”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人兴奋的对着众人喊道“我们去唱K吧!”

  然后靠在朱正廷那里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李权哲也被一起拉了过去,丁泽仁则是看了一眼毕雯珺然后对着他说“雯珺哥你和嫂子先回去吧,要不然我们小侄女就一个人在家。”

  毕雯珺听到这句话看了一眼丁泽仁,黄新淳和范丞丞他们也一起看着丁泽仁,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丁泽仁!干得好!丁泽仁有点懵的看着周围的人,摸了摸头“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黄明昊赶紧摇了摇头,然后一脸遗憾的对着毕雯珺说“看来今天不能听到雯珺的高音了。”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煞有其事的遗憾的点头,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毕雯珺,然后对着众人说“没事儿,家里有保姆。”

  “……” x n

  毕雯珺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然后点了点头,

  “正廷哥?”被这突然有点尴尬气氛影响的李权哲揉了揉眼睛“我们到了吗?”

  “没有,”朱正廷揉了揉李权哲的头“我们还没出发呢。”,

  李权哲迷迷糊糊的点头然后又倒在朱正廷的身上“到了叫我……”

  毕雯珺一直看着李权哲,然后又看了一眼朱正廷,朱正廷看到毕雯珺的眼神忍不住笑了一声,看了一眼黄新淳,黄新淳马上上去揽着毕雯珺的肩膀朝前面走去,顺便不小心的拍了一下范丞丞的背,然后就形成了黄新淳和丁泽仁拉着毕雯珺和那个女人走在前面,范丞丞和黄明昊带着一大帮的人走在他们后面,而朱正廷则和李权哲慢悠悠的在最后逛着,朱正廷看了一眼前面的那一堵人墙还是没忍住抽了抽嘴角……

……………………………………………………………………
昨日青空算是前因,我这个算是之后的过程,后果什么的我觉得还是自己来想像比较好(✪▽✪)

好吧ヽ(  ̄д ̄;)ノ是我懒了一点……

不过我觉得看小说什么的能够自己来想像也挺好的……

最近真的事好多!我以为大二会轻松点,结果从每周一次的作业进化到一周要写几次作业!我都要被模电给搞疯了啊啊啊啊!

不过能够看到学妹学弟们军训真的好开心哦~特别是自己撑着伞抱着半个西瓜从他们面前走过的时候~

我刚刚发现lof有了合集!!!所以这周我决定要整理整理我写的这些文章!

 

 

 

 

【珺哲(all哲友情向)】戴隐形眼镜记

  “啊!”朱正廷闭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大吼了一声“李权哲!”

  “……”黄新淳揉着眼睛的从浴室出来,打了个哈欠对朱正廷说“别叫,他今天要去见他那个什么文的大神什么……”还没说完就被从浴室里出来的李权哲打断,

  “什么什么文啊!是雨文珺sama!”

  “所以呢?!”朱正廷终于睁开了眼睛一脸起床气,

  “他可是我偶像!是我最喜欢的一位cv!今天是他第一次参加cv见面会!”李权哲激动的说“啊啊啊!我好紧张啊!”

  “……”黄新淳叹了口气,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谅解一下,他难的这么长久的喜欢一个人,还是没见过脸的。”

  “……”朱正廷深呼吸了一下,告诉自己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

  “权哲,你好了没?”丁泽仁敲了敲朱正廷宿舍的门,

  “等一下!”李权哲一边对着镜子带隐形眼镜一边对着门口叫到“我马上就好!”

  “你也要去那什么见面会?”朱正廷打开门让丁泽仁进来后问道,

  “啊?什么?”丁泽仁一脸疑惑“我今天要去导师那里,刚好和权哲顺一段路,就带他一程。”

  “哦。”朱正廷皱着眉点了点头,然后朝里面喊“李权哲,你在干嘛?”回应他的只有李权哲的惨叫和黄新淳的叫声以及压制不住的笑声,

  朱正廷和丁泽仁进去就看到黄新淳把李权哲压在椅子上面“……你们在干嘛?”

  “……”黄新淳看着朱正廷的脸色反应了一会儿连忙下去“我在帮他带隐形眼镜!”

  “带个眼镜弄个这么久。”

  “你来。”黄新淳直接把位置让给了朱正廷,

  “正廷哥,”李权哲的眼睛因为刚刚一直带不进去搞得红通通的“慢,慢点……”

  “……”朱正廷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权哲“不就带个隐形眼镜么。”

  黄新淳站在一旁不想说话,只给了朱正廷一个“你行你上”的表情,

  “李权哲!你给我把眼睛睁开!”朱正廷暴躁的叫道,

  “我睁了!”

  “就这一条缝你说你睁开了?!”朱正廷扒着李权哲的眼睛“还有!你的腿不要拱我!黄新淳!”

  “是!”黄新淳马上立正回答,

  “你给我压着他的腿!”然后朱正廷又示意丁泽仁控制住李权哲的手,在李权哲“啊!!!”的惨叫下,花了二十分钟终于给他戴上了!

  “你干嘛呀?”黄新淳好笑的看着眼圈红着,还闭着一只眼睛的李权哲,

  “我害怕……”李权哲瘪了瘪嘴,

  “来,睁开我看看。”朱正廷走过去拿开他的手“难受吗?”

  李权哲摇了摇头,

  “那你转一下眼珠,如果之后觉得难受你就找别人帮你取下来。”黄新淳拍着李权哲的头,

  等李权哲走后,各自回房的黄新淳和朱正廷同步的拿出了手机,

  ……………………………………………………

  “喂,正廷哥。”黄明昊坐在食堂吃着饭,嗯,今天的锅包肉还不错。

  “Justin!你现在在哪?”

  “啊?我在吃饭啊。”

  “那你赶紧吃完然后去我给你发的地址的那个地方。”

  “……啊?”黄明昊发出一个疑惑的语气词,

  “啊什么啊,权哲要去那里参加什么见面会,他这么蠢要是被人骗了怎么办,有你跟着我比较放心。”

  “那当然!”黄明昊眯了眯眼睛,我就是这么机灵!不行,我得再买一份锅包肉奖励自己!

  …………………………………………………………

  “丞丞,你现在没有事吧?”黄新淳对着手机问,

  “没事啊。”范丞丞一边玩着电脑一边和黄新淳通话,

  “那好,权哲要去一场见面会,你等一下偷偷跟过去。”

  “啊?为什么啊?”范丞丞这一个愣神就看到自己被人砍死了,撇了撇嘴把游戏关上,

  “权哲他看起来这么呆如果被欺负了,估计他也不知道怎么欺负回去,你跟着去我放心。”

  “好的!马上就去!”范丞丞被黄新淳说的心花怒放,没错!我就是这么靠谱!让人放心!

  ………………………………………………………

  话说这会儿已经和丁泽仁分开有一会儿的李权哲看着面前的十字路口有点懵……

  不是说没有十字路口的吗?不是说直接就可以看到的吗?不是说很近的吗?!

  虽然心里在咆哮,但表面却一脸淡定的李权哲买了一杯奶茶之后站在奶茶店边上看着十字路口……点兵点将……

  “点兵点将,点到谁谁就是……”最后李权哲看着自己左边的这条路点了点头,就它了!

  就在李权哲要转弯的时候被突然开过来的一辆电瓶车给撞到了地上,

  “嘶!”李权哲先是可惜的看了一眼自己才喝了几口的奶茶,然后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扭了,

  “你没长眼睛啊!”骑电瓶车的人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觉得好欺负,也就没下来,医疗费什么的,不付最好……

  “什么!”李权哲坐在地上生气的看着那个人“明明就是你突然出来!也不知道按个铃……”李权哲按了按自己的手腕皱了皱眉,

  “哟!你还倒打一耙!你要转弯你不知道先看一眼的呀!”

  “你!”李权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有点难受,

  “你什么你啊!现在的小孩子……”骑电瓶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人打断,

  毕雯珺在对面看到这种事情本来是不想多管的,但突然看到那个被撞倒的小孩儿眼睛红红的,手腕好像也扭了,一脸委屈的样子莫名就觉得有点像姐姐家养的那只仓鼠,就忍不住走了过去,

  “……”毕雯珺走了过来才发觉自己好像不知道要怎么说,只好看了一眼那个人然后把小孩儿扶起来问“有没有怎么样?”

  李权哲吸了吸鼻子“我眼睛疼……手也疼……”

  “眼睛疼?”毕雯珺拿开李权哲的手“不要揉眼睛。”

  “你带了隐形眼镜还揉眼睛!”毕雯珺有点生气,

  “我,我忘了……我今天第一次带。”李权哲睁着红通通的眼睛委屈的说,

  “唉!”毕雯珺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欺负小孩子一样,叹了一口气,先是小心的把隐形眼镜拿出来,然后拉着李权哲朝另一边走“先去医院看看。”等抬起头才发现那个撞人的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不行不行!”李权哲拉住了毕雯珺“我今天要去见偶像的!”

  “偶像有你自己重要?”毕雯珺忍不住戳了戳李权哲的头又揉了揉“去医院!”然后也不管李权哲的反对,直接揽着就走,

  而此时站在大厅里的范丞丞和黄明昊互相望了望“……”相顾无言了一会决定先去吃点东西!





…………………………………………………………………………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开学居然这么忙╯﹏╰
直接就上课了……难受!

 
 

 

【珺哲】开学?开学!

小段子

…………………………………………

  “呜啊!”李权哲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毕雯珺迷迷糊糊的拉着李权哲又躺下去,然后摸摸他的头“没事没事没事,我在。”

  李权哲看着躺在旁边的毕雯珺松了一口气,静静的抱了一会儿又挣扎着坐了起来“不行!我还要确定一下!”

  “怎么了?”毕雯珺被李权哲闹的也只好坐了起来,

  “我坐了一个梦!”李权哲给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充上电“一个非常恐怖的噩梦!”

  “什么噩梦?”毕雯珺搂着李权哲好奇的问“我离开你了?”

  “怎么可能?!”李权哲听到毕雯珺说的这一句不可思议的转过头看着他“你怎么会可能离开我?!”

  毕雯珺听到这句话满意的笑了一下,把头靠在李权哲的颈窝“如果呢?”

  “基本上没有可能。”李权哲一边开机一边说“我会在你有这个意向之前暴打你一顿然后到处诬陷你最后和你分手。”

  “……”毕雯珺有点无语,这和说好的剧本上不一样!一般的不是会说“没有如果。”或者“我相信你”吗?

  “好吧,”毕雯珺叹了一口气“那你到底做的什么梦?”

  李权哲看着手机上的日期松了一口气“还好……我梦到我们开学了,然后我的作业还一个字没写。”

  “……宝贝,你忘了我们开学是上大学吗?根本没有作业。”毕雯珺掐了一把李权哲的脸“是不是一直睡觉睡迷糊了?”

  李权哲气呼呼的拍开毕雯珺的手“我一直睡是谁的错!”

  “好啦好啦!”毕雯珺朝李权哲脸上亲了一口“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哼!”李权哲推开毕雯珺的脸“我今天想吃锅包肉。”

  “好的,我马上就去给你做!”


…………………………………………………………
是的,我开学了……
非常难受!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

【珺哲】老冰棍

  “权哲!”朱正廷敲了敲李权哲那个屋的门“我们等一下要出去玩,你要去吗?”

  “他还在洗澡。”毕雯珺一脸无奈的打开了门对朱正廷说,

  “……”朱正廷看到来开门的是毕雯珺时表情一顿,然后警惕的问毕雯珺“不是新淳和权哲一个屋的吗?”

  “你那什么表情啊!”毕雯珺看着朱正廷那仿佛自家的小猪终于被隔壁家用白菜勾引的爱情哭笑不得,

  “三年起步了解一下!”

  “呵呵。”毕雯珺扯了一下嘴角然后把门一甩,

  “啊!毕雯珺!你居然敢给我摔门!”朱正廷气的在外面跳脚“我跟你说!如果接下来我再让你和权哲在一起我就跟你姓!”

  “你跟我姓就算了,”毕雯珺打了个哈欠“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

  “你!”朱正廷在外面狠狠锤了一下门之后就被赶来的黄新淳拉走,

  “怎么了?”李权哲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自然的走到毕雯珺前面坐下“我刚刚好像听到正廷哥的声音了。”

  毕雯珺一只手拿着吹风机一只手慢慢的给李权哲的头做按摩“刚刚正廷问我们要不要去出去玩,去吗?”

  李权哲被毕雯珺揉的打了一个哈欠“想去。”
 
  “那就去吧。”毕雯珺关掉吹风机拍了拍李权哲的头“去换衣服。”

  “嗯。”李权哲抬头在毕雯珺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说“奖励!”然后趁毕雯珺还没反应过来就跑去换衣服,

  毕雯珺看着偷溜的李权哲的背影没忍住笑了出来“等会在收拾你。”

  ……………………………………………………

  “雯珺哥”李权哲转头眼睛亮亮的看着毕雯珺“我们去那边看看怎么样?”说完手指着对面的一辆零食礼车,

  毕雯珺在李权哲的眼神攻击下败下来了“好吧,但只是看看!”

  “嗯嗯嗯!”李权哲点了点头就拉着毕雯珺朝对面跑去,

  “姐姐,这个是什么啊?”李权哲好奇的看着里边一排冒烟的罐子或者小铁箱,

  “嘿!什么姐姐啊,我比你大多了,该叫阿姨了。”买东西的阿姨笑着对李权哲说“这一排买的是冰糕和冰棍。”

  “那阿姨都有什么口味的啊?”李权哲拉着毕雯珺继续问,

  “我这其实就两个味道,冰糕是牛奶的,冰棍是甜水,不过冰糕里面有加一些水果,”阿姨拍着两个铁盒子说“这两个一个是加了草莓,一个是苹果。”

  “阿姨我要……”话还没说完就被毕雯珺打断了,

  “你刚刚怎么跟我保证的?”毕雯珺捏了捏李权哲的手笑着问李权哲,

  “……”李权哲扯了扯毕雯珺的袖子“雯珺哥,雯珺哥~我就吃一点,就一点!”

  李权哲看着毕雯珺有点松动的表情,决定再接再厉“要不然我们两个一起吃一个?雯珺哥~”

  “那你要吃什么?”毕雯珺无奈的问,同时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不再吃他这一套了!

  “草莓冰糕!”

  “好的,”毕雯珺对李权哲点了点头,然后就抢先一步对阿姨说“拿一个甜水的就可以了。”

  “毕雯珺!”李权哲生气的看着毕雯珺“我要吃草莓的!”

  “给你吃不错了,”毕雯珺掐了一把李权哲的脸“听话,现在晚上吃凉的不好。”

  “那你的就不是凉的啦?!”李权哲拍下毕雯珺的手,

  “可是我的不是你想要吃的啊。”毕雯珺接过冰棍咬了一口“乖,咬一口。”

  “哼!”李权哲瞪了毕雯珺一眼,凑上去咬了一口“呜~甜的!凉的!”

  “味道不错吧。”

  李权哲看了一眼对他笑的开心的毕雯珺红了一下脸“咳咳!还行吧。”

  “你……”毕雯珺向李权哲凑近了一点,看着李权哲“脸红什么?”

  “……”李权哲被盯得脸更红了,恼羞成怒的推开了毕雯珺“说话就说话凑这么近干嘛!”

  “因为喜欢你啊。”毕雯珺认真的看着李权哲,

  “我,我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啊!”李权哲脸红红的拉着毕雯珺朝酒店走去“走了走了回去了,要不然正廷哥要生气了。”

  毕雯珺默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手,变成自己和权哲十指相扣“嗯。”然后把冰棍塞给李权哲,

  “……”李权哲看着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忍不住笑了出来,咬了一口冰棍“好甜好幸福哦!”

  也不知道是因为甜才幸福还是因为幸福才甜~



……………………………………………………………………
老冰棍完结💕
下篇侃哲的

 
 

《梦》解析加自己吐槽

  梦,顾名思义就是在做梦,直接说最后一部份(希侃和罗正)是希侃在医院昏迷了三个月之后终于醒了过来,也就是说之前那些都是希侃自己做的梦。

  第一部分从“啊!”那里可以看出前面的对话都是在做梦,我这里有句话“梦里自己又好像不是自己”初步暗示了这里的毕雯珺不是真正的毕雯珺,还有可能是我自己文笔的问题😂以及我不太会用一些标点符号,在这部分最后一句“没事”到“权哲……”这部分其实是有点诡异的,正常状态下一个人被吓醒,睡在另一旁的人问怎么了,我觉得一个被吓到的人怎么都不太可能会这么快的回答加上笑出来,还有我最后一句“你继续睡吧……权哲……”我这里的话语中的省略号都是一种诡异的叹息的那种。

  第二部分可以看出还是在“毕雯珺”(假的毕雯珺)的梦里,然后梦境一转到了雪地里,梦里毕雯珺和李权哲以及另一个因为某些原因被困在了这个大雪覆盖的地方,其实这里已经表明了这个“毕雯珺”不是真的毕雯珺,当然是我的错,我写的不好😂,在“毕雯珺”朝坐在另一边的人大喊“你是谁?”之后,那人转过头对“毕雯珺”回答了一句“你啊……”

  第三部分的梦里直接由朱正廷直接点明,李权哲已经死了,死了三个月了(这个刚好就是李希侃昏迷的时间),朱正廷说权哲和希侃一起死了,但在最后一句时,李权哲却说“连死都是和雯珺哥一起死的呢”,两者互相对立。

  第四部分则是直接表明“毕雯珺”就是李希侃,在他的梦里他怨恨自己,希望死的是自己,所以前面一直幻想自己是毕雯珺,还和权哲一直好好的活着,但那一个个李权哲变成鬼的梦却是李希侃自己的潜意识告诉自己,权哲已经死了,他已经和毕雯珺死了,所以变成鬼的权哲一遍一遍对着“毕雯珺”喊那些话,想让“毕雯珺”来陪自己,而第三部分朱正廷的话和李权哲的话都表明只活下来了一个人,而朱正廷的话“权哲和希侃一起死了”是希侃的希望,李权哲的话则是希侃自己知道但不愿相信的事实。

  最后梦终于醒了,李希侃忘记了自己在医院的原因,忘记了毕雯珺和权哲已经死亡的事实,让自己一直活在这个虚假的现实中(罗正的一些小动作“一顿”、“握紧双手”表明他们两个是真的死亡了)





…………………………………………………………

  今天我刚起来就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难过的事,我就哭这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为这种事哭了,反正也没人在乎。

  所以我要写一个甜甜的系列的文!

  【珺哲】老冰棍

  【贾权】草莓冰淇淋

  【侃哲】香草味的圣代

  【丞权】可爱多

  应该不是同一个故事线,也许文和名字也没有多大关系😂

【珺哲】【侃哲】梦

  “雯珺哥,雯珺哥,雯珺哥……”

  “毕雯珺你这个混蛋!”

  “雯珺哥我喜欢你!不是一见钟情的喜欢,是初见倾心,日久生情的喜欢。”
 
  “毕雯珺!”

  “毕雯珺……我恨你!”

  “雯珺哥我爱你!”

  “……毕雯珺,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雯珺哥!”

  “毕雯珺!我恨你!”

  “啊!”毕雯珺一下子就从床上醒了过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脸上都是汗和泪水,毕雯珺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又好像不是自己,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男孩,但男孩的样貌看不真切,看着他一直在那个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样子很开心,但突然那个男孩子就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怀里一动不动,最后只记得一个张牙舞爪的鬼怪朝自己冲来,

  “怎么了?”旁边的人迷迷糊糊的问,

  “没事,”毕雯珺听到这个声音转头笑着摸着旁边人的头“你继续睡吧……权哲……”

  ………………………………………………………………

  “雯珺哥,雯珺哥,雯珺哥!”

  “啊!”毕雯珺猛地做了起来,

  “哎呦!”李权哲坐在地上捂着额头“毕雯珺你有病啊?!”

  毕雯珺恐惧的转头就看到李权哲坐在地上,马上下床拉李权哲“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很痛啊?”毕雯珺小心翼翼碰着李权哲的额头,

  “你被撞一下试试!”李权哲哼哼唧唧的享受着毕雯珺对他额头的搓揉“轻点轻点轻点!”

  “雯珺哥,你这几天怎么了?”

  “没事,就是一直做噩梦。”毕雯珺一边揉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一直做噩梦?”李权哲疑惑的看着毕雯珺“毕雯珺,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不好的事……”

  “我做了什么你能不知道啊。”毕雯珺点了一下李权哲的额头“你不是……”

  毕雯珺看着鲜血从他手指指过的地方慢慢流了下去,慌张的想要擦去时就被李权哲拉住了手,李权哲笑着看着毕雯珺“雯珺哥雯珺哥,权哲好想你啊!”

  “权,权哲……”毕雯珺看着面前这个浑身是血的李权哲,抑制不住的发抖,

  “是我啊……”李权哲慢慢抬手向毕雯珺的脸摸去“我是权哲啊,雯珺哥……”

  毕雯珺僵硬的看着李权哲的手向自己靠近,在快要摸到的时候一把挣脱了李权哲的控制“你不是权哲!”

  “雯珺哥,雯珺哥,雯珺哥,我是权哲啊……雯珺哥……”

  “滚!”毕雯珺闭眼随手扔去一个盘子,等睁眼时就发现周围从温暖的白天就转变成了寒冷的黑夜……

  毕雯珺抱着双臂缓慢艰难的在黑暗的雪地里行走,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个小时,在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山洞,还有火光漫出,他费劲力气爬到了洞口就在火光中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三个人……

  “雯珺哥……”一个人窝在另一个人怀里,

  “我在……”那个人温柔的摸着那个人的头“我在。”

  “权哲……”另外一边的人冲那个人笑了一下“会没事的……”

  毕雯珺看着面前的三个人莫名觉得心痛“是谁?!”毕雯珺冲坐在另一边的人大叫道“你是谁?!”

  出乎意料的,那个人好像听到了毕雯珺的叫声,慢慢转头看向他……

  那个人笑着看着毕雯珺“你啊……”

  “啊!”毕雯珺惊叫着醒来,然后转头把旁边的李权哲拉起来,

  “你干嘛啊!”李权哲打掉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手“我要睡觉!”吼完就继续躺下睡觉,

  毕雯珺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血迹,额头上也没有伤痕,突然就抱住李权哲“还好……还好……是梦,一切都只是梦……”

  ……………………………….…………………………

  “雯珺!”

  “啊?”毕雯珺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朱正廷把手中的水杯放在毕雯珺面前“最近还好吧……”

  “嗯,还好,”毕雯珺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就是每天睡不好。”毕雯珺抬手捏了捏额头,

  “睡不好?”朱正廷皱着眉看着毕雯珺“没事吧?要不你现在就回去休息吧。”

  毕雯珺抬手看了看时间,点了点头“嗯,正廷你帮我请个假。”朱正廷听到这句话刚要点头就又听见了毕雯珺的下面一句话,

  “可以早点回去给权哲做个锅包肉,昨天还在和我说……”

  “你说谁?!”朱正廷一脸惊恐的打断毕雯珺的话“你刚刚那句话里是谁?!”

  “权哲啊,你怎么……”毕雯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正廷一把抓起,

  “毕雯珺!”朱正廷红着眼眶对着毕雯珺喊道“你可不可以醒一醒?!”

  “什,什么……”毕雯珺不知道朱正廷为什么这样,但莫名的对他的回答感到害怕“我要先回去了,权哲还在等我!”毕雯珺挣开朱正廷的手朝外面走,

  “他已经死了!”朱正廷强忍着眼泪对着毕雯珺的背影叫“李权哲他已经死了!”

  刚说完毕雯珺就转身狠狠地打了朱正廷一拳“我不许你咒他!”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他已经死了!他死了三个月了!”朱正廷冲着毕雯珺喊道“他和李希侃一起死了!就在那个雪……”

  后面的毕雯珺一个都听不到,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回家“权哲?权哲?!我回来了,你在不在?!”毕雯珺在房子里乱找着“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毕雯珺慢慢蹲下抱住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毕雯珺听到一声开门声“毕雯珺!你在干嘛?!”

  毕雯珺抬头就看到李权哲插着腰站在自己面前,

  “哎!”李权哲莫名其妙的被毕雯珺突然抱住“雯珺哥?你怎么了?”

  “正……没事,”毕雯珺紧紧抱着李权哲“没事,就是想你了……”

  “什么呀?”李权哲慢慢抱住毕雯珺“我一直都和雯珺哥在一起啊,连死都是和雯珺哥一起死的呢!”

  ……………………………………………………

  “你放开我!”

  毕雯珺蹲在洞口看着洞里发生的争执,

  “你放开我!”李权哲反手打了那个人一巴掌“我要去找雯珺哥!”

  “权哲!李权哲!”那个人紧紧抓着李权哲“你不能去!你会死的!”

  “那毕雯珺呢?!”李权哲质问着那个人“毕雯珺就不会死吗?!你就这样让他走了?!”

  “……权哲,权哲你听我解释!”

  “你给我放手!”李权哲不知怎么真的挣脱开了那个人的手,用力一推,那个人就被李权哲推倒撞到了一旁的石块晕了过去,

  “希侃!”李权哲惊吓的跑过检查了一番,没有伤口只是晕了过去而已,稍微松了一口气,把他搬到一边的毛毯上裹上棉衣,再把吃的都放在他的旁边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洞口,

  “权哲,权哲,权哲!”外面的毕雯珺想要拉住李权哲,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想要追过去又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朝着李权哲慢慢消失的背影叫喊……

  “你在叫什么?”

  毕雯珺听到声音蓦地转头就看到毛毯上李希侃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你在叫什么?”

  “人都已经走了……你叫又有什么用……”

  “为什么一开始走的不是你呢?”

  “为什么后来你又拉不住他呢?”

  “为什么最后就你一个活了下来呢?”

  “为什么不是你死呢?”

  “李希侃……你说,为什么不是你死呢?”

  李希侃听着他的话慢慢蹲下抱住自己“为什么呢……为什么不是我死呢……”

  ……………………………………

  李希侃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只听到周围一片很乱的声音,好吵……好吵……

  “希侃,最近还好吗?”罗正拎着水果过来看李希侃,

  “嗯,很好!”李希侃朝着罗正笑了一下,然后拿起一个香蕉开始吃了起来“我感觉我早就好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不让我回去?”

  “话说,”李希侃突然一脸严肃的望着罗正“我为什么会进医院啊?”

   “啊?”罗正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李希侃“你出车祸了。”

  “……再骗我!”李希侃一把把香蕉皮扔到罗正脸上“我根本就没有车!”

  “……”罗正轻轻的呼吸了一下,然后抬头把香蕉皮又扔了回去“你开的是我的车!还是我新买的!”

  “……真的?”李希侃疑惑的看着生气的罗正,

  “废话!也不知道那天你怎么想的,就要开我车,然后就出了车祸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罗正生气的看着李希侃“我可跟你说,你不记得也得陪我的新车!那可是兰博基尼!超贵的!”

  “嗯……”李希侃闭上眼睛躺下“我头有点疼,我要睡了。”

  “……你别想给我逃掉!”罗正咬牙切齿的对着李希侃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慢慢握紧了双手……




……………………………………………………………………
结束💕